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《仙路縱火犯》-第一百二十四章 開棺閲讀

仙路縱火犯
小說推薦仙路縱火犯仙路纵火犯
黑袍道长的话,让方青、尉迟镜怀中的灵气玄冰,差点掉落。
冰棺中是何物?两大家族的人,一道冲杀,都在你争我抢,道长想要前去察看,无疑是殃及池鱼,沦为两大家族之敌。
两人闻言过后,如同木雕冰塑,僵在原地。
数息过后,两人一道摇头,异口同声道:“绝对不可!”
木葉的炮灰生活 小說
李源摸了摸下巴,看向前方宫殿大战之地,说道:“这冰棺中,定有异宝,这两大家族的人,尚且没有弄清楚,就已经开始争斗,看来宝物不俗。”
“古源道兄,还望慎重,不如我们先捞取一些灵气玄冰,等到两大家族的人,争个你死我活,我们再出手。”方青抱着一堆灵气玄冰,双目火热。
“我同意。”尉迟镜同意方青提议。
“看看你们,真是没有出息。”李源鄙夷,不忘一扫两人手中的灵气玄冰。
两人都觉得这黑袍道长眼神怪怪的,都在你看我,我看你。
“算了,你们不想知道冰棺中,是何物,贫道自己前往。”李源决定,朝向冰棺,一探。
正当他身躯前进时,前方冰晶宫殿,一道神华,如同海潮一般,席卷四周。
葬云山一些散修,正在不断捞取灵气玄冰,一人扯了一嗓子:“他奶奶个熊,谁不要命了!”
如此强大的波及,让众人拾取灵气玄冰的散修,当即愤怒,一些人纷纷开口咒骂。
等到他们昂首一观时,是两大家族家族韩龙、唐麒麟一同交手。
是两位筑基期强者交手,造成的神华,那没事了,众人继续捡取冰晶宫殿中的灵气玄冰。
李源同样被这一道神华冲击,一甩手中拂尘,催动自身灵力,一道并进。
韩龙手握葬天斧同唐麒麟黄金战戟,在空激战不停,两人悬空,一直战至十八根冰链位置处。
不断纵深,术法频出,打得十八根冰链,哐哐而动,铿锵之音,在整个冰晶宫殿中回荡。
“唐兄,你我当真要不死不休?!”韩龙手握葬天斧,怒目而视。
“是你韩家的人不规矩在先,韩龙,如今已经混战,这冰棺,谁先获得,算谁的。”唐麒麟手臂一震,蜂腰狼背,看上去如同一尊山岳,威严不屈。
两人站至此刻,距离冰棺最近,一同看向空中冰棺。
“好!唐兄既然执意如此,韩某再无顾忌。”韩龙轮动葬天斧,朝空一道巨大斧芒,直斩唐麒麟。
“我何足惧哉!”唐麒麟同样不惧,手握黄金战戟,黄金光华,灿灿金辉,在空如同湖水涟漪,荡漾而开。
砰!
空中爆发之力,愈发强悍,两大筑基强者术法相交,法宝碰撞,空中余威鼓荡,如同一道天威降临。
强大的波及力,扫荡而开,震得十八根冰链,在空噗嗤响动。
两大筑基期强者,谁都不甘落后,朝着冰棺迅速拉近。
谁先接近冰棺,就意味着谁就能获取冰棺中的机缘。
两人下方,两大家族的人,已经战在一起,一场大混战,顺势爆发。
李源朝前看去,没有轻举妄动,看向上空两大家主的斗法,在心倒吸一口凉气。
“我何时才能筑基,同这两人一同撄锋!”李源内心喃喃,看到两位筑基期的实力,对自己接下来筑基,愈发期待。
成为筑基期修士,或许可以同这两大家主,正面对抗,也用不着如今这般,等待两大家族的人,鹬蚌相争。
“没有办法,现在只能等到两人一同受创,我再度出手。”李源内心打算,瞧着前方的混战。
唐凝冰一身白衣胜雪,祭出自己法宝追魂铃,铃音摄人心神,一些散修头脑摇晃,沉闷不已,震得脑袋嗡鸣,匍匐倒地。
韩楚峰一身黑衣大氅,猎猎响动,双手凝印诀,头顶一尊山岳显现,砸向唐凝冰。
唐凝冰巍然不惧,青葱玉指,来回拨动,控制追魂铃,撞击韩楚峰抱山诀。
山岳虚影高耸,势大力沉,如同要将这片冰晶宫殿砸塌一般。
可惜,唐凝冰追魂铃,势如破竹,撞击韩楚峰凝聚的山岳,悉数破碎,化为齑粉。
抱山诀在空,一顿消散,全然不见其影。
“哼,高我一层修为而已,本少主要镇压你。”韩楚峰大放厥词,恼怒不已,几番交手唐凝冰,已经让他火大。
“区区山岳,也想同本小姐追魂铃抗衡,韩楚峰,你真是大言不惭!”唐凝冰宛如一个冰雪中的仙子,散发着冰冷的杀气。
她继续催动追魂铃,朝着韩楚峰抱山诀打去,大开大合,接连撞击无数山岳,势不可挡。
十八根冰链晃动不已,带动中央那口冰棺,噗嗤而动。
两大家主,各持自身法宝,再度交战,法宝神光四射,八方流动。
强大法宝之光,散射地面宫殿地面,穿金裂石,恐怖如斯。
“唐兄,你我这般战下去,这座宫殿迟早毁灭,不如就此住手,你我一道共探这冰棺。”韩龙收敛遗兵威能,主动提议。
“好!让我先一观!”唐麒麟话音未落,如同一道金黄色的游鱼,朝着冰棺游弋而去。
“唐兄,且慢。”韩龙一声大喝,旋即追了上去,生怕机缘落到唐麒麟手中。
两大筑基期强者,身法如影,没有再次战斗,竟是朝着冰棺而去。
在下方混战的众人,均是朝空跃去,涌向冰棺。
“坏了!这两人朝冰棺去了!”李源目之所及,看到韩龙同唐麒麟朝着冰棺前去,心头不由得一紧。
十八根冰链,躁动不已,两大家族的人,错落有致,落于冰链之上,各自没有再次出手,一同朝着冰棺看去。
两大家主,前后接近冰棺。
“唐家主,不可动冰棺,此乃大凶之地,冰棺一动,恐会发生不祥之事!”下风彩衣男子南宫阙大喊,脸色苍白如纸,震惊无以复加。
唐麒麟一手斡旋黄金战戟,犹豫不决,南宫阙是他找来的人,此人盗墓秘法绝艳,绝对不会空穴来风。
“南宫妖人,你给我住嘴!”韩龙当即大喝,两大家族混战,都是源于这南宫阙信口雌黄,韩龙对这南宫阙,恨之入骨。
两人一道对立,中央位置便是这口冰棺,距离未近,一股冰寒气息,迎面而来。
“好强的冰寒之气!这口冰棺,不简单!”唐麒麟蹙眉,身为唐家家主见识不凡,他此时也看不清楚这口冰棺内,到底有何物?
两大家族的人,彼此相斗已经白热化,一同悬立十八根冰链,等待两位家主开棺。
嫡宠傻妃 小说
冰棺巨大无比,十八根冰链一同衔接,古老且沧桑气息不绝,弥漫空间。
李源看到这一幕时,没有出手,两大家族的人,一道立于冰链之上,内心叹息:“看来这冰棺之物,即将失之交臂,真是可惜。”
“韩兄,请!”唐麒麟碍于南宫阙的提醒,不敢随意动棺。
先前彼此争斗,如今这位唐家家主,却是主动让步,让韩龙首先开棺。
“怎么?唐兄,你这是信了南宫妖人的话?”韩龙哈哈一笑,主动接近冰棺。
“南宫道友是唐某请来,唐某也想看看这冰棺中,到底是何物?这开棺,就让给韩兄了。”唐麒麟悬空而停,看向韩龙,淡淡说道。
“唐家主、韩家主,不可开棺呐!”南宫阙再度劝谏,匍匐在地,依旧恐惧无比。
“哼!南宫妖人,再敢蛊惑人心,韩某手中葬天斧,可就不客气了。”韩龙狠狠瞪来,十分恼怒。
“哎!”南宫阙一个瘫倒坐地,绝望如渊。
李源一个纵跃,来到此人身旁,主动扶起,问道:“南宫道友,两大家主势在必行,你又何必自讨没趣,难道你不想看看这棺中是何物?”
少女之至
南宫阙浑身颤抖,摇了摇头,道:“这冰棺是盗墓秘术中绝凶之地所在,在下不敢觊觎,只想离开此地。”
“晚了!”李源淡道,冰棺位置,韩龙正在接近,准备开棺。
冰晶宫殿,一片嘈杂之音,顿时戛然而止,多数散修,一同昂首看去,看向上空冰棺位置所在。
冰棺浩大无比,没有开棺,却让众人感知一股不安气息。
两大家族的人,一同悬立十八根冰链上,双目紧盯中央位置的冰棺。
先前在宫殿内捡取灵气玄冰的散修,纷纷抱着灵气玄冰,抬头张望,如同死寂一般。
在场宫殿中,唯有两人,依旧不断在搜寻灵气玄冰,李源看到时,不禁蹙眉,内心捣鼓一句:“真是没有出息!”
宫殿内,瞬间陷入死寂,人人目光,都在看向上空中央位置处的冰棺。
韩龙握紧葬天斧,眼神不定,这唐麒麟将开棺主动权交给他,让他一时有些不自信。
“南宫妖人一直胡说八道,难不成这冰棺中,真有不祥?”韩龙内心犹豫,修道数十载,从不惧怕,如今面对这口冰棺,却有些迟疑了。
“哼,我韩某天不怕地不怕,岂会害怕一口冰棺?给我开!”韩龙大吼一声,一手抬起推向棺盖,开启冰棺!
余力催动,棺盖移动数寸时,韩龙大惊失色,唐麒麟距离较近,如临大敌般,朝后而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