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小說 諸天從茅山開始 線上看-第三百六十五章:真摯與乞討鬼鑒賞

諸天從茅山開始
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
“我虽然是本地人,可我还是要说,跟鑫疆,大理,还有江南相比,冀州好玩的地方的不多。”
“要不然,古代的那些皇上怎么总往江南跑。”
“不过呢,错有错招。”
“就拿咱们大定市来说,附近的白洋淀还算不错,很适合大一新生来游玩。”
“主要是距离近,早上五六点出发,上午九点多钟就到。”
“玩到晚上,想住就住一夜,不想住就打车回去,明天什么也不耽误。”
滴…
客轮的汽笛声十分沉闷。
船上。
张恒正闭目养神,突然听到外面有说话声。
睁开眼看去。
只见三男两女,五个年轻人正在登船。
他们打扮时尚,面色略显幼嫩。
听了两句,张恒心里有了判断,这五个人应该是大定市那边的学生。
“人好少啊。”
五人到了船上,拿眼睛一扫。
发现第一层的船舱内,只稀稀拉拉的坐着三人。
一名白发老头,穿着中山装,看着像退休干部。
一名风衣男,头上戴着顶帽子,脸色白的跟抹了面粉一样。
还有一名织着毛衣,嘴里念念叨叨,好似在说着什么的中年妇女。
“人少才好。”
听到同伴说人少。
走在前面,好似活动组织者的年轻人为大家解释道:“像这种观光船,人多就太吵了。”
说完。
年轻人又往船舱内看了看。
虽然没有乱想,却也有些犯嘀咕:“今天什么日子,我去年来的时候,船上挤的跟沙丁鱼罐头一样,今天是少的有些奇怪。”
滴!!
汽笛声再次响起,客轮缓缓开动。
为首的那名年轻人,轻压下心底的诧异,向众人说道:“大家先找地方坐下吧,我去二层看看,上面应该有卖汽水的。”
啪…
年轻人正要走。
刚走几步,就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拽住了。
回头一看。
发现拽住自己的人,是那名穿中山装的老人。
“老人家,您有事?”
年轻人一脸奇怪。
“不要去第二层。”
穿着中山装的老人。
正是来诡异客轮上寻找机缘的张恒。
“不要去第二层?”
年轻人有些摸不着头脑:“老人家,什么意思啊?”
“字面意思。”
张恒虽然算不上大好人。
却也不至于看人白白送死而不提醒。
“传说中。”
“红月当头,会有一艘特殊的客轮出现,它会载着一些很奇妙的东西,往返于法则之地与现实。”
“通常情况下,它是不载活人的。”
“但是在两种情况下会出现列外,一个是你找到了它,一个是它找到了你。”
张恒语气平静,十分悠闲的和五人说道:“欢迎来到诡异客轮,被选中的乘客们。”
五人面面相觑,有些搞不清状况。
难道是遇到疯子了?
众人有些莫名其妙,搞不懂张恒在说什么。
“这是一艘鬼船,不是给活人坐的。”
“你们之所以能上来,是因为它选中你。”
张恒用几人能听懂的方式解释了一下。
“鬼船?”
一句话。
犹如一盆冷水泼下。
为首的年轻人愣了愣,强颜欢笑道:“老人家,别开玩笑了,这并不好笑。”
张恒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诡异客轮出现的时间并不长,现有的迹象表明,它是近几年才出现的。
而且它的行动方式很古怪。
它是一艘可以将诡异法则,从法则之地带到现实,并将它们带回去的奇特客轮。
人类,并不是它的真正乘客。
不过有些时候,它也会挑选一些可能具备某些特征的人,让他们上船,并将他们送到法则之地去。
有些幸运的人,会在法则之地内有所收获,一举成为驾驭者。
比如皇秦岛市的负责人陈挺,他就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登上客轮,当他再出现时,他已经成功驾驭法则之力,成为一名驾驭者。
当然。
大多数人没有这么幸运。
登上一艘给诡异准备的鬼船,死在上面的可能性要比活着大得多。
“老爷子,你说这是一艘鬼船?”
和其他人的不太相信不同。
听到张恒的话后,一名戴着鸭舌帽的少女神情严肃,目光下透露着些许恐慌:“你没骗我们吧?”
张恒只是摇头。
“糯糯,你真信他?”
另一名女孩小声道:“我看这老头可能是精神病。”
“或许吧。”
被称为糯糯的女孩,小声和同伴说道:“我之前跟你说过,我是从别的大学转学过来的,你还记得吗?”
女孩点头:“记得。”
悠小蓝 小说
杨糯糯低语道:“我之所以转学,是因为我们学校发生了一起非常恐怖的事,上面有人不让我们乱传,我只能告诉你,我们学校原本有四千师生,最终只活下来八十四人,其中就有我。”
说完。
杨糯糯看着女孩:“夏欣,相信我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。”
轰!!
随着鬼字的出现。
船舱内温度瞬间下降了十几度,呼吸都开始凝结雾霜。
“咳咳…”
张恒戳了戳手中拐杖。
下一秒。
周围的一切恢复如初,好似刚才的一切只是错觉。
“糯糯,你别吓我啊。”
对张恒的话,夏欣可以不在乎。
但是杨糯糯不同,这是她在学校里最好的闺蜜。
再加上刚刚一瞬间,有种刻骨铭心的阴冷之感,夏欣吓得都要哭了:“要不我们下船吧?”
“下船!”
杨糯糯看上去还算镇定:“我们已经陷在诡异场景中了,现在下船恐怕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听到这话。
张恒有些意外的看了这个叫杨糯糯的女孩一眼。
普通人在面对诡异事件时,大多数死于慌乱后的自乱阵脚。
杨糯糯虽然也很害怕,可她还能克制住自己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光这一点,她就要比别人多三分生路。
“老先生,您应该是驾驭者吧?”
作为活过一次灾难事件的幸存者。
杨糯糯对诡异法则和驾驭者,多少也知道一些。
她很清楚依靠自己并不足以改变什么,反倒是这个显得高深莫测的老人,很可能是她们的生机所在。
“驾驭者?”
张恒没有否认:‘算是吧。’
虽然张恒回答的模糊两可。
杨糯糯却松了口气,又试探着问道:“您听说过李中坛吗?”
“李中坛?”
这一次。
张恒有些意外了:“你认识小李子?”
“也,也算认识吧。”
杨糯糯有些底气不足:“我们学校的那次诡异事件,就是被李中坛队长平息的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
张恒也没在意。
总部的十二名队长,相当于救火队友。
若是当地省市的负责人,不足以平息灾难事件就会向总部求援。
一般情况下。
支援小队都是由队长带队。
李中坛年纪不大,可本事不小。
要是某个地方,出现了当地负责人都镇压不了的诡异事件,会由他带队扑灭也说得过去。
滴!!
不等再说下去。
客轮又拉响了汽笛,好似到了某个站点。
众人一脸无措的看着船门。
入眼。
船门开启之后,外面一片灰雾,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。
“不要下去,外面不是现实世界。”
最強系統之狂暴升級 超神蛋蛋
张恒向外面看了眼。
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哪,可绝不是现实。
踏踏踏…
有了他的提醒,其他人犹豫着,又坐回到了座位上。
随后。
伴随着脚步声,一名穿的破破烂烂的乞丐,一瘸一拐的上了船。
静…
乞丐很脏,手里拿着个饭盒。
他上船后直勾勾的向众人而来,手上的饭盒伸了又伸。
“去去去…”
张恒坐在最前面,看到乞丐过来拿着拐杖就打:“哪来的穷鬼,上这找棺材本来了。”
被打的乞丐也不恼怒。
一瘸一拐,浑浑噩噩,向后面的人走去。
杨糯糯与夏欣坐在张恒身后的位置上。
看到乞丐走来,杨糯糯又看了眼张恒,把心一横,咒骂道:“快滚。”
听到咒骂。
乞丐也不停顿,继续向后走。
这一次。
乞丐来到了三名男学生面前。
和杨糯糯的镇定不同。
看着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,脸上什么器官也没有的乞丐,三人吓得怎么也开不了口,讲不出一句脏话。
滴答.
滴答…
等待是艰难的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乞丐的脸上开始有血水渗出。
它变得更加主动,几乎是整个人贴在了三人面前,脸上由血水勾勒出了愤怒的表情。
“滚啊!”
杨糯糯半是恐惧,半是疯狂的一声尖叫。
说来也是奇怪。
明明恐怖无比,看上去欲要择人而噬的乞丐,听到这声愤怒的嘶吼后瞬间收回了所有情绪,一瘸一拐的走了。
呼!
看到恐怖的乞丐走了。
三人松了口气,瘫坐在椅子上。
张恒收回目光。
轻声道:“这是个穷鬼,属于乞讨法则的畸变化身,行动本能就是乞讨。”
“对付它,一定要很凶才行。”
“只要你够凶,它转身就走。”
“反过来,你要是软弱,很好说话,甚至给它东西的话。”
“那你就惨了,它会缠上你,并且永远不会满足。”
“等有一天,你施舍不了它了,它就会吞掉你。”
杨糯糯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“我听人说,这些法则是可以被人驾驭的,它的话…”
张恒回答:“我不确定,但是听人说,想要驾驭施舍鬼,需要把你最重要的东西交给它,作为交换。”
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。
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定义。
如果你重视亲情,有个特别温馨的家庭。
那么将你所珍视的家庭献祭给施舍鬼,或许你就能驾驭它。
如果你看重友情,有个非常好的朋友。
杀了他,将他献祭给施舍鬼,你也会有新的人生。
只是话说回来。
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。
能被舍弃的真挚,真的能称的上真挚吗。
张恒很怀疑。